黄钟大吕

i dont know her

后甲板上发出了命令:
“全都到操帆索旁去!操帆停泊!”
降下的半旗不再飘扬,
有个人夭折了。
照水手中形成的习惯,
尸体被裹进帆里,
再用绳子捆紧一点,
然后就把他推到船外去。
海面上既没有十字架,
也没有一朵花。
水手的坟墓上方
只有波浪,只有霞光。
--水手的坟墓

到处都是歌舞升平,内在早已腐烂不已

太棒了

红瓤火龙果:

这个福真是稳重啊……太可靠了,一定是一个非常温暖相处起来非常愉快的人啊,天哪好想嫁给他[bu]

脊脊:

这个福太让人安心了!

大洗耳:

“当他们长大了”

关于成人福与怪物们的日常互动脑洞系列,这个系列我居然花了一个月的时间...不过终于完成了,一种儿童画即视感......

未经许可请勿二次上传

哈哈哈哈维尼

悖悖论:

又屏蔽了(摊手)

逃生那么冷竟然能有人产粮....不过已经停产两年啦
这是个巨寒天坑

设定集到了!千言万语说不尽哈哈哈哈

江苏大剧院!意大利一个交响乐团。能来南京真的是太惊喜了,要到了提琴手小姐姐的签名还有另一位小哥哥的合影。工作人员催人离场,但他们不断地说“just a moment that is ok”真好啊。很敬佩演奏的每一个人,还有可爱的指挥。不知道每一个音符背后到底藏着什么样的交响乐呢

涤纶缝上了我的瞳孔,肺泡里密布着利针的气体
我已哑不成声,睫毛上挂着琼脂顺着高颧滑向脸颊
我狠狠踩跺着我凌乱的大脑,嘴里弥漫着苦涩的盐腥
彼方,我想念山中嘹亮的小号吹响
我仍会放声歌唱

你在历史长河中沐浴星辰,恣情放纵。
我在浓烟密云中吞云吐雾,迷茫束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