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钟大吕

tomorrow never came

Cherry

沉醉在他无边的翡翠里,凌乱的黑发杂乱散漫,一些发缕沾染着汗液粘附前额
感受他呼出粗热的气体拂过脸颊,汗液满布的额头触碰纤长的睫毛,感受壮硕躯体的微微颤抖,热腾腾的,空气中密布荷尔蒙的腥甜
我们的距离是如此之近,能细细看清他脸上粗糙的每一根毛孔。他眼里射出迷茫,困惑,和阿拉斯加海湾的卷卷欲浪
我无法思考,已然记不起多久未见,好似梦中的一切现在眼前,突兀,刺激
肌肉紧实弹性的触感激得我浑身一颤,毛孔喷出热气,像舌头般舔舐我的手掌,每一寸肌肤,我们缠绕在一起,紧紧贴合,颈脖传来滑腻的快感使我不禁失声尖叫。
多米诺般倒在他怀里,他紧紧抱住我,温暖又结实
嗅到甘柠的香气,抬起头,再次对上那一片马尔代夫
他有一双婴儿的眼睛,纯洁,清澈
仿佛被扼住了喉管,呼吸困难,我嘶哑着喊叫他的名字,诉求着渴望,祈愿着救赎,沉溺于堕落

来吧,夺走我呼吸的权利
轻咬我什果宾治的密唇
品尝你干裂的苦杏脯
啜吸酸甜绯红的果酱,那是我们红色的灵魂

我们驰骋在那拉提草原的东面,太阳初升,朝阳刺得我们睁不开眼
气息迷乱,大汗淋漓
草莓装点脖间,樱桃点缀身体
两枚被束缚的火箭,冲往极乐世界

像风暴小船上绝望的水手,紧贴身下颠簸的小船
愈来愈颠簸,嘈杂的声响灌入脑中
滔天巨浪向我们打来,浪花绽放
我失去意识,精神错乱,眼神迷离,迷茫无措
我们像两个孩子,颤抖抱在一起,好似溺入深海后的劫后余生,惧怕夹杂疯狂,喜悦伴随虚脱,最后,沉眠在海豚湾,猩红的水中,迷醉着焦油般漆黑的灵魂

他裂开最笑了,他永远是那么阳光,散发着吸引人成熟的荷尔蒙。凑上来,轻轻地亲吻我。他新刮过的胡渣蹭着我的脸,痒痒的
我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。我说我永远不会离开他。他说他也是。
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