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钟大吕

tomorrow never came

涤纶缝上了我的瞳孔,肺泡里密布着利针的气体
我已哑不成声,睫毛上挂着琼脂顺着高颧滑向脸颊
我狠狠踩跺着我凌乱的大脑,嘴里弥漫着苦涩的盐腥
彼方,我想念山中嘹亮的小号吹响
我仍会放声歌唱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