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钟大吕

tomorrow never came

斐然

大地春如海
男儿国是家
龙灯花鼓夜
长剑走天涯
可那“长剑走天涯”的人儿已经不在了,玄武门下这首振奋人心的诗,久久回荡,难以散去。
那日,全城的百姓纷至沓来,欢送军队出征,人声鼎沸,浩浩荡荡。统领千军的将军,豪情满溢,笑傲千春。
那是属于他的英雄,如今只剩残落零碎的梦。
再也看不到那人骑在战马上,对他憨然一笑
季斐然独自一人,绝世伫立
那名叫齐祚的男子,却再也回不来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2)